<menu id="ioiq0"></menu><dd id="ioiq0"></dd><menu id="ioiq0"><strong id="ioiq0"></strong></menu>
<menu id="ioiq0"><strong id="ioiq0"></strong></menu><nav id="ioiq0"><tt id="ioiq0"></tt></nav><xmp id="ioiq0">
<menu id="ioiq0"><tt id="ioiq0"></tt></menu>
  • <menu id="ioiq0"><menu id="ioiq0"></menu></menu>
  • 新聞資訊
    NEWS
    國家在治超方面開始發力
    發布時間:2016-11-07 來源: 點擊次數:
    雖然人們都很清楚,危險品物流車超載超限的危害很大,但對以此謀生的部分企業和司機來說,不可否認,現階段,嚴格治超還是讓其利益有所受
         雖然人們都很清楚,危險品物流車超載超限的危害很大,但對以此謀生的部分企業和司機來說,不可否認,現階段,嚴格治超還是讓其利益有所受損。

          治超猛藥正一劑接一劑而來,公路運輸企業和廣大卡車司機已然有些應接不暇。

      可是,即便如此,公路物流行業如今面臨的這一史上最嚴治超令還將繼續發力。

      尤其對危險品物流車來說,這樣的治超緊箍咒,必將收得更緊。

      因為,危險品運輸安全事關重大,一旦發生事故,破壞力極強,對此嚴加管控,實是大勢所趨。

      也因此,對危險品物流車,將不只是治理超載、超限問題,與其相關的治超字典里,日后或要再加“超速治理”四個大字。

      而從治理超載、超限到即將到來的車速嚴控,對危險品物流車的管理,這一切也都是為了如下五個大字——防患于未然。



      █ 幾天前,還在為治超松綁歡喜

      雖然人們都很清楚,危險品物流車超載超限的危害很大,但對以此謀生的部分企業和司機來說,不可否認,現階段,嚴格治超還是讓其利益有所受損。

      不過,就在日前,一則好消息傳來:

      10月18日這天,交通運輸部辦公廳和公安部辦公廳聯合下發了《關于規范治理超限超載專項行動有關執法工作的通知》,針對五種特殊車輛提出了新的執法要求。

      其中,針對?;肺锪鬈?,通知指出:危險化學品運輸車輛違法超限超載的,由公安機關依據《危險化學品安全管理條例》第八十八條的有關規定進行處罰。

      而《危險化學品安全管理條例》第八十八條是這樣規定的:有下列情形之一的,由公安機關責令改正,處5萬元以上10萬元以下的罰款;構成違反治安管理行為的,依法給予治安管理處罰;構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責任:

      1.超過運輸車輛的核定載質量裝載危險化學品的;

      2.使用安全技術條件不符合國家標準要求的車輛運輸危險化學品的;

      3.運輸危險化學品的車輛未經公安機關批準進入危險化學品運輸車輛限制通行的區域的;

      4.未取得劇毒化學品道路運輸通行證,通過道路運輸劇毒化學品的。

      顯然,依據新的執法要求和第八十八條內容,已將危險品物流車的治超重點畫在了車輛超載、技術標準以及運營范圍、運輸資質身上,而將關乎車身尺寸等超限問題暫放一旁,根本上講屬于一定程度的政策松綁。

      這自然贏得了危險品物流從業者的點贊,雖然這樣的政策松綁僅為暫時性的,但這畢竟證明國家對行業的重視,以及對一線從業者利益的考慮,也給了企業和司機更多的緩沖時間。

      然而,世事變化快,好消息來得及時,“壞消息“也隨之而到——剛剛過去不過一周多,另一則來自工信部的征求意見稿,又讓不少危險品物流行業從業者開始了新的擔憂。



      █ 現如今,工信部出手嚴格限速

      那么,“壞消息”是什么?真的很“壞”嗎?

      自新版《超限運輸車輛行駛公路管理規定》實施后,現在已有月余。但是,針對危險品物流車的治超管控還遠未結束。

      日前,工信部又發布了關于征求強制性國家標準《車輛車速限制系統技術要求》意見的通知,針對車輛車速限制新國標征求意見,這讓不少物流人開始嘆息。

      其中,關于危險品物流車,意見稿中(經綜合梳理)指出:

      1.危險貨物運輸車車速限值設定的最高車速不得超過80km/h;

      2.危險貨物運輸車應具有限速功能,否則應配備限速裝置;

      3.限速功能或限速裝置應符合GB/T 24545的要求,且限速功能或限速裝置調定的最大車速對危險貨物運輸車不得大于80km/h;

      4.在車輛出廠后,應確保設定車速Vset的設定值在任何使用情況下不被臨時或永久性調高或刪除;

      5.最高車速限制系統應防止非授權的任意調整或中斷對其供電;

      6.在正常駕駛時,駕駛員對其可及范圍內的所有加速裝置的操作,最高車速限制系統功能均有效。

      而縱觀上述意見,不難發現,不久的將來,危險品物流車必然在車速上做已明確限制。即便80公里每小時為意見征詢階段,但是初步判斷,變動可能不大。

      也因此,如果意見征詢完畢開始實行,也就宣告了危險品物流車正式告別了所謂的“多拉快跑”四個大字。

      此前,針對超載、超限的打擊行動早已啟動,未來還將更加兇猛;此后,速度也被鎖定在一定范圍,在該細分行業實現更快運輸的希望已然非常微小。

      更重要的是,這一標準的性質將從推薦性變為強制性,說明危險品物流車在生產和使用端的管理都將更嚴,“抗咒者”或將受罰。

      進一步講就是:

      對車車輛生產企業,必須生產符合限速以內標準的車輛,用作危險品物流運輸;

      對于用戶而言,用戶絕不可以私自和隨意調整出廠時已經設定好的最高車速。

      而此間如何滿足高效運營,在速度和載重量受限的情況下,企業和司機或許只能從運輸時間的長度及出勤率的高低上做文章。



      記者點評:

      數據顯示:去年我國公路運輸中,危險品運輸量約10億噸,危險品運輸企業約1.1萬家,從業人員約120萬人,運輸車輛約31萬輛。

      放眼國際,我國危險品貨運量居全球第二,第一美國??紤]到我國危險品貨運量年增長10%的速度,日后必然成為世界第一。

      故而,未雨綢繆,在現今階段逐步從嚴行業用車管理,是箭在弦上不得不發,也是保障行業有序良性發展的必然舉措。

      當然,對從事道路危險貨物運輸行業的企業和司機來說,運輸的效率以及運營的收益的折損在所難免,但是運輸安全和市場秩序得到了保障,也是一大福音。

      對于車輛生產企業來說,其實更是機遇大于挑戰,其需做到:

      1.為用戶提供合規車輛;

      2.確保這類車輛較比以往有著更好的可靠性和安全性,出勤率必須夠高;

      3.幫助用戶找到更合適的運輸方式和方案,讓用戶在此條件下也能提高收益。

      總之,面對挑戰,應該做的不是抱怨,而是齊力找尋辦法。面對危險品物流車的治超緊箍咒收得更緊,當它是苦日子,日子會更苦,當它是機遇,則黎明不遠矣。
    首存送彩金娱乐